搜索 導航菜單

中國移動+中國廣電,1+1>2?

[摘要]通信行業雙寡頭時代已經到了。

通信行業雙寡頭時代已經到了。

520這一天,中國移動與中國廣電合作一事塵埃落定。

隨后,中國移動發布公告,稱中國移動具有2.6GHz、4.9GHz頻段使用許可,中國廣電具有700MHz、4.9GHz頻段。雙方基于平等自愿、共建共享、合作共贏、優勢互補的總體原則下,展開5G共建共享,以及內容、平臺合作。合作期限自框架協議生效之日起至2031年12月31日,長達十年。

合作雙方按照1:1比例共同投資建設700MHz 5G無線網絡。中國移動向中國廣電有償提供700MHz頻段5G基站至中國廣電在地市或省中心對接點的傳輸承載網絡,并有償開放共享2.6GHz頻段5G網絡。中國移動將承擔700MHz無線網絡運行維護工作,中國廣電向中國移動支付網絡運行維護費用。在700MHz頻段5G網絡具備商用條件前,中國廣電有償共享中國移動2G/4G/5G網絡為其客戶提供服務,中國移動為廣電有償提供業務轉接服務。

此外,在產品、運營模式、內容、平臺、渠道、客戶服務等多個方面深入合作。至此,國內運營商形成兩強(電信+聯通)PK 兩強(移動+廣電)的局面。

移動廣電,各取所需

2019年6月6日,工信部向中國移動、中國聯通、中國電信、中國廣電發放四張5G商用牌照。與2G/3G/4G時代不同,5G時代,中國廣電的入局,給國內運營商構成帶來新的變化。外界普遍關注中國廣電如何切入運營商市場,在沒有任何積累的情況下,如何建設5G,以及中國廣電能否成為國內運營商市場的“鯰魚”。

從當時四家運營商劃分的頻段來看,中國電信、中國聯通分別獲得3.5GHz附近100MHz頻段(頻段號N78);中移動獲得2515MHz-2675MHz的160MHz頻段(N41)和4800MHz-4900MHz的100MHz(N79)兩個頻段;中廣電則獲得698MHz-806MHz,所謂700MHz黃金頻段,以及4.9GHz(N79)中頻頻段。

在頻段劃分上,電信、聯通所在的3.5GHz頻段,產業鏈較為成熟,屬于國際主流黃金頻段,建設難度不大。而廣電擁有的700MHz黃金頻段,其覆蓋廣、組網成本低、穿透能力強等優勢也較為明顯,再加上4.9GHz,能與低頻形成較好互補。反觀移動,2.6GHz、4.9GHz頻段不成熟,整合難度較大,尤其是2.6GHz頻段,還面臨清頻的問題。

有人說,5G時代,移動首先在頻段上輸在了起跑線上。但實際上,“含著金湯匙出生”的中國廣電情況也不容樂觀。一言以蔽之,廣電建設5G,缺人才、缺資金、缺生態、缺技術、缺用戶、缺積累。

2019年下半年,《中國廣電5G試驗網的建設實施方案》曾流出。方案顯示,中國廣電5G建網箭在弦上。第一階段,試驗網建設階段,在北上廣深等16個城市開展試驗網建設,總投資近24.9億元。2020年開始規模建設5G網絡,計劃于2020年6月啟動5G市場運營,2020年底,開始規模商用。

一石激起千層浪,廣電的方案受到業界諸多人士的關注,廣電的方案透露出兩個關鍵信號:其一,廣電總投資約24.9億元,與其他運營商動輒幾百億、上千億元的投資相比,微不足道。其二,5G時代,廣電必然不能缺席,但如何在市場立穩腳跟,有待討論。

因而,廣電也成為國內四大運營商中最具爭議的一個。如前文所述,首先,在5G建設資金上,5G耗資巨大。今年3月,移動、電信、聯通三大運營商公布了2020年投資計劃,涉及5G相關業務總投資達1803億元人民幣,是去年四倍以上。其中,中移動去年5G投資約240億元,今年或超1000億元。

與4G相比,5G頻段較高,基站之間密度大,從而,在基站建設數量上將比4G高出幾倍之多。在組網復雜度上也大大超過前幾代移動通信技術。即便,廣電坐擁700MHz黃金頻段,可比移動、電信等運營商,以較少的基站數量在全國建立一張5G網絡。但在極短時間內,沒有任何技術積累的情況下,在全國全面建網,實現廣覆蓋,難度依然很大。

電信、聯通尚且不能獨自承擔起5G網絡建設,可以預見,廣電面臨的資金缺口或將更大。更何況,廣電在2G/3G/4G方面,沒有任何積累。一旦進入C端用戶市場,如何破解用戶端,只有5G網絡,沒有2G/3G/4G網絡也是一個難題。

其次,廣電黃金頻段700MHz,也并不是高枕無憂。優點眾多,劣勢也同樣明顯,如抗干擾能力不強,帶寬不足,容量不夠。所以,今年年初,廣電再次獲得4.9GHz,試圖以中頻+低頻策略進行獨立組網,以彌補700MHz頻段的不足。而廣電新獲得的4.9GHz頻段,又與移動有重合。本著資源有效利用,減少浪費的大方向,也倒逼廣電需要找到一種新的模式。

最后,5G的發展、落地,更重要的是生態的構建能力。5G時代,從人與人的連接,到萬物互聯,涉及的行業、產業、廠商更多,需要運營商與產業鏈上下游的合作伙伴,共同尋找殺手級應用場景。而“一窮二白”的廣電,在運營能力、渠道能力、甚至服務能力方面,均有欠缺,更不用提產業界生態的號召能力。

所以,無論從哪里角度衡量,廣電缺少的恰恰是移動所具備的,而移動在頻段方面的短板,廣電可以彌補。兩者的合作是優勢互補,各取所需。甚至可以說,移動憑借頻段共建、共享,完全扭轉了之前的不利局面。

運營商格局或難改變

據移動、電信、聯通三大運營商公布的2020年第一季度財報顯示,移動營業收入1813億元(人民幣,下同),通信服務收入1689億;電信營收947.93億,服務收入921.37億;聯通營收738.24億,服務收入683.07億。移動的營業收入依然比電信與聯通總和還要多。

在用戶數量上來看。本季度,移動客戶總數9.46億,相較于2019年第四季度9.5億用戶,凈減398萬。其中,4G用戶7.52億,5G套餐用戶從上一季度的255萬,增加至3172萬。電信移動用戶總數3.37億,凈增98萬,5G套餐1661萬戶,從上季度461萬戶凈增1200萬。聯通用戶總數3.11億戶,較上一季度凈減747萬戶,4G用戶2.55億,5G套餐用戶數未公布。

可見,移動用戶數也超過電信、聯通兩家的總和。電信用戶數量實現略微增長,移動、聯通用戶數量有所減少。不排除因去年11月底,攜號轉網正式在全國范圍內推行后,帶來三大運營商用戶數量略微變動。

但總體上來看,近幾年,無論是營收、凈利潤,還是移動用戶總數,與電信、聯通相比,中國移動表現穩定,各項數據遠遠超過其他兩家。3G時代,中國移動在TD-SCDMA制式不占優勢的情況下,通過重金刺激產業鏈成熟,較好的信號覆蓋,服務體驗,優惠的資費套餐,維系住2G時代的領先優勢。

同云計算領域一樣,運營商市場同樣存在馬太效應,強者恒強,弱者愈弱。在網絡規模效應以及用戶使用習慣的驅動下,2G、3G、4G時代,均呈現出移動一家獨大的局面。5G時代,最大的變量在于,聯通與電信抱團取暖,攜號轉網在全國范圍內實施。

2019年9月,電信與聯通公共簽署《5G網絡共建框架合作協議書》,兩者將在全國范圍內共建一張5G網絡,共享5G頻譜資源,5G核心網各自建設。雙方本著增強網絡質量和業務體驗,降低網絡建設和運維成本,提升網絡效益和資產運營效率初衷,劃定區域,分區建設,誰建設,誰投資,誰維護,誰承擔網絡運營成本。

換句話說,5G建設投入巨大,電信、聯通為減少5G基站建設投入,節約資金,不得不從敵對走向合作。此外,攜號轉網的廣泛推廣,理論上,用戶可以在不更換手機號碼的情況下,任意更換運營商。也為平衡、重構移動、電信、聯通三大運營商格局,帶來機會。

但比較移動、聯通、電信三家運營商的5G動作。在5G基站建設進度方面。據《日本經濟新聞》披露,5G投資投入最大的運營商是中國移動。2019年,移動的240億,是電信93億,聯通79億的兩倍多。2020年,聯通預計超1000億,亦是電信453億,聯通350億的兩倍多。

在基站建設數量上,去年移動5萬,聯通和電信共建6萬。今年移動將增至30萬個基站,電信和聯通將共建25萬個基站?;緮盗糠矫?,三家基本持平。在5G套餐設置方面,移動、電信、聯通三家資費設置類別、資費檔位,以及速率服務相差不大。

譬如,基礎檔位,移動128元起步,電信、聯通129元起步,流量均為30GB,差別在于語音時長,移動200分鐘,電信、聯通500分鐘。所以,在5G套餐幾乎沒有差別的情況下,用戶沒有太大的動力攜號轉網。

況且,當前攜號轉網依然不是想轉就轉。據南方都市報調查發現,操作繁瑣、辦理不方便、攜號轉網系統運行維護不佳等原因限制了絕大多數人攜號轉網的念頭。數據顯示,73%的受訪者對現有運營商服務滿意,9%無感,18%不滿意。而如果攜號轉網,超七成受訪者選擇轉入移動,電信、聯通則占比18%、11%。

數據也說明了一切,從2019年11月10日起至2020年2月19日,三大運營商攜號轉網總數為184萬戶,與十幾億移動用戶基數相比,占比非常之小。同時,攜號轉網未必使得移動用戶數最大的運營商占據下風,轉入中移動的用戶占比最大。

特別是,與電信、聯通合作建網不同,移動與廣電的合作,既有基礎設施層面,頻率資源,又有內容方面的合作。眾所周知,中移動互聯網轉型多年,在音樂、視頻、游戲、閱讀、動漫等領域均有涉及。但與互聯網公司騰訊、字節跳動等相比,運營商的掣肘在于內容的強運營能力。

廣電依托于廣電總局,及各地方廣電體系,具有強大的內容制作、內容輸出能力。將補齊中移動在寬帶、IPTV、移動服務方面的內容短板。而在700MHz頻率上的合作,將為本就資金、資源充沛的移動,建設基站,提高偏遠地區信號覆蓋度,如虎添翼。

移動與廣電的合作,將進一步穩固移動一家獨大的地位。另一方面,廣電可以借助中移動前幾代移動通信技術的積累,快速切入運營商市場,服務C端用戶,成為名副其實的第四大運營商。

廣電運營商潛質如何?

2019年12月24日,工信部向四大運營商核發公眾移動通信網網號,中移動獲得197號段,電信獲得190號段,聯通獲得196號段,廣電則獲得192號段。這意味著,廣電擁有5G號段,可以發展手機用戶。

5月17日,中興手機官微發布消息稱,中興天機Axon 11 SE 5G手機實現低頻段網絡下VoNR語音/視頻測試通話,成為同時支持中國廣電在內四大運營的網絡頻段的5G手機。在測試機運營商標識顯示欄上顯示為中國廣電。

可以說,中國廣電除需要明確計費系統,服務體系,進一步完善5G網絡商用規模,加速終端多頻段標準規范之外,廣電To C業務箭在弦上。與之前外界所持普遍觀點,即廣電取得5G牌照,主要面向To B垂直市場,而不是To C公共性市場截然相反。

廣電與移動合作打破了廣電零經驗,零積累,通信領域“一片空白”的障礙,廣電進入公共性市場可能性極大。一位運營商行業人士向中國軟件網透露,廣電重點發力圍繞內容的智慧終端、智慧家居等領域,極有可能在C端市場占據一定位置。畢竟,廣電有線電視用戶數量基數龐大。

據廣電披露的2019年第一季度中國有線電視行業季度發展報告顯示,盡管受到OTT、IPTV的擠壓,有線電視用戶總量環比減少。但國內有線電視用戶總量2.22億戶,市場份額49.66%。有線高清數字電視用戶穩步增長,有線寬帶用戶凈增80.6萬戶,總量達3936.9萬戶。

艾媒咨詢張毅表示,近幾年,廣電拓展寬帶業務后,通過有線電視網絡缺口切入寬帶市場,對運營商帶來一些影響。廣電在全國網絡體系非常扎實、牢靠,以家庭為單位,在客戶拓展方面具有一定優勢。

在To B垂直領域,廣電也可主攻政企市場、智慧城市、智慧園區等領域。廣電自己也順應5G趨勢,提出以全國互聯互通平臺為基礎的有線電視網絡IP化、智能化改造,建設具有廣電特色的5G網絡。

但是,與移動、電信、聯通不同,廣電進入移動通信市場最大的阻力來源于自身。

首先,廣電系結構復雜。國內廣電領域采用四級(中央、省、地、縣)辦電視,衛視“上星”、制播分離、臺網分離策略。導致各個城市廣電系,各立山頭,劃區而治,很難形成統一、集中的力量。

在全國省級廣電網絡整合、互聯網、通信網、電視網三網融合的導向下,中國廣電于2014年5月28日在京掛牌成立,旨在實現有線電視網絡“全國一網”。

早在2010年初,中國廣電未成立之前,國務院就下發了《推進三網融合總體方案》,提出組建國家級有線電視網絡公司目標,在2010年至2012年完成三網融合試點階段,初步形成適度競爭的產業格局。

2016年,中宣部、財政部、國家新聞出版廣電總局聯合印發《關于加快推進全國有線電視網絡整合發展的意見》?!兑庖姟穼涌焱七M全國有線電視網絡整合發展作出全面部署,明確到“十三五”末期基本完成全國有線電視網絡整合。

接著2018年8月,中宣部牽頭成立全國有線電視網絡整合發展領導小組。2020年3月,國家廣播電視總局召開電視電話會議,啟動全國有線電視網絡整合和廣電5G建設一體化發展工作。中國廣電將主導“全國一網”,聯合各省網絡公司、戰略投資共同組建,形成按現代企業制度管理的“全國一網”股份公司。

“全國一張網”不斷在提速。

但不可否認的是,由于牽扯廣電系眾多主體整合,省市公司、上市公司等等,涉及到的人、財、力巨大,平衡各方利益難度較大。再加上與運營商之間的競爭,“全國一張網”、三網融合進展一直很緩慢。特別是,“全國一張網”也成為中國廣電未來發展5G能否形成競爭合力的關鍵性因素。

其次,中國廣電700MHz面臨清頻問題。據網絡公開數據顯示,全國地面數字電視頻道在700MHz集中度最高,700MHz清頻或成為廣電今年的主要工作任務之一。由于清頻工作復雜,涉及省地方電視臺,硬件更替等事項,不但耗資巨大,且協調工作耗時費力。

同時,《中華人民共和國無線電管理條例》對獲得頻段使用許可兩年內達不到要求的撤銷許可做出規定?!稛o線電頻率使用率要求及核查管理暫行規定》則對公眾移動通信業務頻段占用度、區域覆蓋率、用戶承載率做出規定。以上規定,均在一定程度上對中國廣電5G頻段使用進行了約束與限制??梢哉f,廣電清頻、建設5G網絡時間緊迫。

最后,通信行業經過十幾年的充分競爭,甚至是惡性競爭,已無利潤可圖。據21數據新聞實驗室統計數據顯示,2018年各行業凈利潤通信行業排名倒數第二名。2015年以來,提速降費幾乎每年均被提及,通信行業ARPU值降低已不可避免。

以中移動為例,2008年起,ARPU值不斷降低,從83降低到53,而2020年第一季度財報顯示移動ARPU值46.9元。2018年,時任中國電信總經理劉愛力曾簡單的比喻表露過對通信行業的整體看發,不限量+共享帶來戶均流量快速增長,也帶來用戶的轉移,但流量業務增量難增收。用戶轉網就像一碗湯倒到這個碗,等一轉網又倒到另外一個碗,折騰半天其實還是那碗湯。

盡管,5G套餐資費較4G貴,且三大運營商資費設置差異不大,但隨著未來5G建設的深化,基站的廣覆蓋,5G套餐資費調整或不可避免。廣電切入公眾運營商服務市場,或許可以獲得千萬級甚至更高的用戶量。但服務、資費同質化的情況下,運營商比拼的更多是服務等軟實力,而健全的服務體系恰恰是廣電所欠缺的。

不管怎樣,“通信行業雙寡頭時代已經到了。”前述行業人士對中國軟件網說。




版權聲明:

凡本網注明”來源:中國軟件網(http://www.0415069.live)”的所有作品,版權均屬于中國軟件網或昆侖海比(北京)信息技術有限公司,未經本網書面授權,不得轉載、摘編或以其它方式使用上述作品。

任何行業、傳播媒體轉載、摘編中國軟件網(http://www.0415069.live)刊登、發布的產品信息及新聞文章,必須按有關規定向本網站載明的相應著作權人支付報酬并在其網站上注明真實作者和真實出處,且轉載、摘編不得超過本網站刊登、轉載該信息的范圍;未經本網站的明確書面許可,任何人不得復制或在非本網站所屬的服務器上做鏡像。

本網書面授權使用作品的,應在授權范圍內使用,并按雙方協議注明作品來源。違反上述聲明者,昆侖海比(北京)信息技術有限公司將追究其相關法律責任。
微信公眾號 微信公眾號
边工作边玩怎么赚钱 福建11选5遗漏号码 湖南幸运赛车网上彩票 贵州快3开奖软件 江苏七位数一等奖排行 北京快乐8漏洞 山西快乐十分钟下载 重庆幸运农场登录 陕西快乐10分开奖今天 安徽快三走势图 江西多乐彩遗漏数据